本文作者:久瘾则伤

上蔡县民警张联谊:奋战在公安战线上的“老黄牛”

久瘾则伤 2019-06-11 07:15:50 780 围观 135 评论

(本网特别报道组)张联谊,59岁,离退休还有6个月的时间,是上蔡县看守所基层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接待看守所收押人员家属所送物品转送工作。在基层派出所、看守所工作了30多年,先后担任基层预审员、看守所巡视等岗位。

  2015年12月10日下午3点,正在工作中张联谊忽然口喷鲜血,昏迷,被紧急送往上蔡县人民医院,之后下午5点紧急转到驻马店市中心医院,直到晚上十点还在吐血。

  12月12日,在张联谊办公室的墙壁、桌子角上,还能看到鲜血的痕迹。其中,一副沾满血的眼镜还在物品架的一角放着。当天记录的账本和物品单一如既往地放在办公桌上,只是沾满了血迹。

  主治医生介绍,他吐血量达到3000毫升以上。由于失血过多,张联谊的意识逐渐模糊,昏迷,并几度出现休克,须紧急抢救。

  而张联谊经抢救后醒来的第一句话,是介绍当天工作中在押人员的家属给在押人员送来多少物品,及记录单上的详细情况。当时在场的人都哭了。

  公安战线上的“老黄牛”:辛勤耕耘、无怨无悔

  张联谊自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先后在多个基层派出所和刑侦、预审、监所等任务较为繁重的岗位上工作过,无论条件多么艰苦、工作任务有多重,他都爱岗敬业、忠于职守,默默奉献,在平凡的工作中一点一滴地奉献着自己的心血和汗水。

  由于工作和生活极不规律,多年来,张联谊先后患上了股骨头坏死、高血压、胃病、肝病、脑萎缩等多种严重疾病,但是他从来没有因病而耽误过工作。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及年龄偏大等原因,2008年3月份,上蔡县局研究决定将张联谊同志调至县看守所工作,担任一名普通的监所民警,希望他能够从以前较为繁琐的工作环境中释放一些压力,减轻难熬的病痛。然而,自从踏上看守所工作岗位的那一天起,张联谊一直没有清闲过,他整天拖着沉重的病体,一瘸一拐地赶到单位上班,春夏秋冬,风里来雨里去,从不迟到和早退,每次都是不等所长点名安排就自觉地投入到工作当中,主要从事监区巡视工作。

  2014年看守所开展“五化”建设以来,张联谊结合自己从事的日常监管工作实际经验和心得感受,常常跑上跑下,先后多次向所领导提出合理化工作建议10多条,被采纳实行后,均取得了良好的工作效果。单位许多和他同一个年龄段的老同志都笑着调侃他说:“老张,你是一个残疾人、重病号,也该退休了,还干那么大的劲儿,看来你是非得把这身老骨头都献给党啊!”每当听到这样的话,张联谊总是这样回答:“不用慌,我今年59岁,明年才退休,只有站好自己最后一班岗,我才会觉得一辈子心里都踏实!”领导和同事们见到他执拗的态度,也都没有办法劝阻他工作的激情。无奈之余,所里领导研究让张联谊在看守所大门口新建成的便民服务接待大厅工作。

  张联谊调整到接待岗位后,对来所办事的律师、办案人员和在押人员家属热情服务,详细介绍看守所执法情况和管理情况,在接待那些年纪大、眼睛花、腿脚不灵的在押人员家属时,对他们行动不便、反复问话等不烦不厌,耐心讲解,周到服务,直至满意为止。

  2014年9月,在押人员家属李某走后将包遗忘在柜台上,张联谊发现后,打开一看,里面竟有现金四万元。张联谊立即想方设法与李某联系,及时将其包完璧归赵,李某感动得拿出五百元作为酬谢,被张联谊退回。张联谊在工作中用自已的一言一行,努力打造监管民警的良好形象。

  2015年11月19日,全省公安机关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会议安保工作开始后,由于此次安保工作责任重大,单位警力有限,许多年轻民警都被抽派到安保一线的治安卡点和要害部位执行巡逻防控任务,看守所里的便民服务接待任务和监所各项安全管理任务更加繁重。面对这种特殊时期、敏感节点的重要任务,张联谊就主动向领导要求多让他值几天班。由于自己的腿脚不灵便,肠胃不好,为了不耽误在押人员家属前来服务大厅办理有关事项,张联谊就坚持尽量少喝水、少走路、少上厕所,利用有效的时间,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确保监所安全管理和便民服务的每一个环节上都不出现问题。就这样,自上合安保工作以来,张联谊已经连续工作近20天,每天都像一头病残的老黄牛一样辛勤耕耘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始终无怨无悔、不知疲倦。

  亲人眼中的“工作狂”:抛却“家事”只要“国事”

  张联谊常说:小车不倒,慢慢推。2014年由于股骨头坏死留下一定的病根,然而,从离开到再次回到岗位上,张联谊只在医院呆了半个月的时间。

  “身体好着哪,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走了还要抽人替我值班,早点回到岗位上心里也舒坦。”这句话也是他告诉妻子的话。

  “拿着国家的钱,不能不为国家办事。”30多年来,张联谊做到了。他就是一直默默无闻,勤勤恳恳的工作着,不为荣誉争抢,不为金钱迷惑。

  张联谊在家排行老二,张联谊的三弟张联昆说:“二哥这辈子工作上实事求是,耿直坦率,毫无贪欲之念,清贫节俭,除了警服几乎没别的衣服。连穿的第一件皮夹克、西装都是我给他的,甚至连个代步车都买不起。他很有才华,外表上五大三粗,实际很内秀,字写得很好,组织文章也很好。但是不善于交流,不勾心斗角。只埋头工作。即使家里有活,他宁愿不管不顾也要先把工作做好。”

  农历八月十一,是张联谊的父亲逝世周年日子,每到那一天,家里人都要一起去上坟烧纸,而张联谊却总是“缺席”。因为他不是自己在上班,就是在替别人值班。而在每年给家里逝世的老人烧纸的日子,一共大概有五次,张联谊能去一两次就已属难得。

  2015年张联谊生日时,刚好赶上虚岁60岁。家人想为他过次生日。张联昆连续给二哥打了两天电话,希望二哥能在生日当天中午请假回家吃个饭。而无论怎样劝说,张联谊就是不回去,还直接挂了电话。全家人既生气又心疼!

  虽然单位有餐厅,但在加班的时候,张联谊就吃方便面。原因是:不想麻烦餐厅师傅,宁愿吃泡面。

  弟媳妇单晓萍说:“二哥的全部几乎就剩下工作了,有时在家吃一口饭就急急忙忙地去值班。二哥常说:‘年轻人都是刚结婚,家庭有老有小,就应该让他们多休息一下陪陪家人。’连续几年过春节他都是替同事值班,一个人在看守所接待大厅内度过的。他一直‘好大哥’的形象。”

  张联昆说,二哥不是什么伟大的英雄人物,工作上也没创造出惊天动地的成就,就是很平凡的一个人,无非就是只管用心工作,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升官发财出名。这也许和自己的家族风气有关,父亲是一名老八路,家人一直都是踏实做事。

  群众眼中的“张青天”:原则性强、乐于奉献

  张联谊在看守所接待大厅岗位上,每天都要给前来的群众解释到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是大家对张联谊最深的印象。

  “退伍回来能够到公安局上班已经很不错了,要对得起身上所穿的这身警服。”和战友、同事在一起时,张联谊总是这样说。

  上蔡公安局科员杜建平是张联谊的战友兼同事,从1981年开始一直在一个单位工作。在杜建平眼中,张联谊一直是老实的老好人。

  “刚到预审股工作时,当时对工作不太熟悉,都是他手把手的教我。别人有啥需要帮助时,只要找到他,都是很爽快地答应。”杜建平说。

  干一天,干好一天,就是张联谊的工作态度。

  12月10日晚上10点,还在医院抢救时,张联谊刚刚恢复意识,就对自己的妻子交代,当天工作中所接收在押人员家属送来物品情况。

  上蔡县看守所所长于澳江介绍,抢救时张联谊的血压低压低到了38,高压低到了73,几乎到了生命的末点,连说话都模糊了,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把工作交接好,给组织一个交代。

  在基层派出所工作比较繁琐,派出所内勤民警栗如意介绍,张联谊在上蔡县无量寺派出所当过副所长期间,工作非常实在,从来没请过假。

  张联谊在无量寺的群众基础非常好,原无量寺土管所所长张体战与张联谊曾一同在无量寺乡工作。谈起张联谊,张体战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上世纪90年代基层的社会治安方面还存在很大的不足,在1998年10月土地调整期间,由于地块分配问题该乡一村陈姓村民与李姓村民发生了矛盾,最后严重到了械斗。当张联谊接触到这件事时,主动做两家的思想工作。农村人争得一口气,经过张联谊两天的劝说,最后达成了和解,村民都很满意。“他真是为群众着想,其中一天从早上10点一直劝说到晚上凌晨2点多,有这样的警察为我们保驾护航,真是我们的荣幸。”当时主管土地分配的张体战至今对张联谊还很感激。

  无量寺乡郝庄村党支部书记刘红显与张联谊共事很多年。在刘红显看来张联谊始终平易近人,能和群众很好地打成一片,并处事公平。曾经有人托刘红显找他办事,他直接回绝说:“关系归关系,事情是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绝不能偏袒。朋友之间可以一起吃饭,但有公事还要按公行事。”

  2000年一个冬天傍晚,张联谊准备下班回家,看到派出所外面一个捡破烂的老头,当时天比较冷,张联谊直接掏出20元钱给了老头说,老同志天太冷了赶快回家吧,顺便买些热东西吃。当时这一幕正好被同行的刘红显看到,给刘红显留下一生的印象。

  刘洪彦是无量寺乡郝庄村八组的村民,也是一名个体工商户,1994年响应国家号召经营了一家水泥制板厂,但当时各种税收罚款让刘洪彦很苦恼。当时张联谊了解到他的情况时直接帮着他去调解,“当时一次收罚款要一万多元,我一年的收入还达不到那么多,而经过‘张青天’调解后,罚单额一下降到了几百元。”2000年以后对于违法收费情况上蔡县进行了调整,乱收费现象也没再出现过,而刘洪彦之后每次见到张联谊都会称他为‘张青天’。

  今年张联谊已经59岁了,离退休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由于身体原因,上蔡县公安局领导劝他提前病退。但他总是说,“身体还好着哪,站好最后一班岗,那样,退休才甘心。”细心、有责任心是上蔡县公安局政委徐群勇对张联谊的评价。

  和张联谊一起工作过的李新峰介绍,在张联谊任无量寺派出所副所长期间,工作上科学、依法管理,共事四年多,工作从未出现差错。虽然辛苦但从不抱怨,带病工作、乐于奉献。

  儿子眼中的“正能量”:新时期最可爱的人

  “病发那天,父亲的同事因家里孩子生病请假,所以父亲仍是在替人值班。他这辈子就一心想着工作。”张联谊的儿子张培楠介绍,现在父亲还未完全脱离危险,处于观察阶段,如果再出现吐血,仍有生命危险。

  张培楠告诉记者,2004年年底,父亲也是生病出现昏厥,后被送到省人民医院,出院后,身份仍未恢复。张培楠就劝父亲请个假,在郑州过完元宵节再回去。而刚过了大年初六,父亲就执意回到了岗位。用他的话说:自己请一天假,别人就得替自己值一天班,自己得干好该干的事!

  工作中的张联谊,无人不竖起大拇指。然而对家庭来说,张培楠评价自己的父亲:并不是个好丈夫。他说,记得家里盖房子时,父亲在当副所长,工作忙的不常回家,都是在母亲的操持下盖起来的。

  父亲的工作品质从小就影响着张培楠,正是因为有着对“警察”这份职业深深的认同感,和耳濡目染的熏陶,让张培楠觉得这是一份代表正义的工作,很是向往。于是,他就报考了警校,后来通过招警考试进入了郑州市公安局。

  “他是一个话很少的人,平时打电话一分钟左右,简单关心下自己的生活问题。却总能在关键时候给我信心和力量,谈起职业时,他滔滔不绝,时常告诉我,这种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很有意义,要好好干!”

  一边是病床上需要被照顾的父亲,一边是“警察”这份特殊工作的特殊职责,张培楠流着眼泪写下了这些文字:看着爸又一次痛苦的睡着了,我知道他是个坚强的人,我一直相信他,他一直都是我的天,我们家的天,他一定能挺过来,坚强的活下去。

  自打懂事起,我就觉得爸爸很伟大,因为我觉得所有坏人都怕我的爸爸,我很自豪有一个警察的爸爸。随着年龄的长大,我发现我的爸爸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无坚不摧,钢铁挺拔,他也会被坏人弄伤,也会因工作的特殊原因身姿不再挺拔,甚至走路都得咬紧牙,一瘸一拐的向前挣扎。当我长大,直到骄傲的穿上的警服,我才发现坏人的天敌是多么的心酸,无奈和悲伤,也深深的明白为什么警徽是由热血铸就,也渐渐明白热泪擦拭警徽的铜锈。

  爸,火车即将把我从行孝的病榻前拉离到我们应该战斗的岗位上了。

  爸,我想陪着你,就想静静的看着你,哪怕不说话,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而您现在初病我都无法床前行孝了。

责任编辑:周进峰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久瘾则伤 本文地址:http://www.jacissel.net/html/disp.php?id=69 发布于: 2019-06-11 07:15:50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

赞( 22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有 780 人围观) 135 条评论, 参与讨论
流年渐远,旧人不见 游客 2019-04-26 11:14:26 板凳 回复
谢谢博主分享!
步步奸情 游客 2019-04-26 11:12:11 椅子 回复
没懂你什么意思啊?
住进时光里 游客 2019-04-26 10:39:39 沙发 回复
评论。、
天涯残月 游客 2019-04-26 09:57:49 凉席 回复
支持一下博主,wp作者就是强大
心结贯串心扉 游客 2019-04-26 03:46:19 地板 回复
嗯嗯,支持原创文章!